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搞笑篇

 
我坐在门槛上撑把伞看下雨。
我从来不知道下雨是这样的好,人们都纷纷避雨,一场大雨让整个流动的世界安静了下来。
关于以前的事情我全都不记得了。
带我来这儿的男孩把我从一个雨天的车祸里救了出来,我醒来之后就忘记了过去。
救我的男孩叫阿文,他管我叫彻丽,为了让我在他工作的时候不会感到寂寞,他给我养了条狗,我叫它D。是我一见到这个小东西的第一想法,这个字母就那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清晰而固执。
阿文家有个大院子,院子里种着葡萄和兰草。一出门就是一条很宽很宽的马路,车来车往,喧嚣不断,据说阿文就是在这条马路上把我给拣回来的。
我每天最喜欢抱着D在门口看各式各样的人边晒台阳(因为D太小了,它除了吃就只会睡觉)。我抱着睡觉的它,它经常做梦,身体也跟着一抖一抖的,睡的开心了还会把肚皮冲着天。
大概人的婴儿时期也是同样的,什么也不想,只是无忧无虑的睡觉,不知不觉的长大。
其实我现在若不是被失忆的问题困饶着我也应该是很开心的。阿文对我非常好,他会做我最爱吃的糖醋鱼,介绍我好看的书,还会温柔的喊我的名字:彻丽,彻丽。
每次他喊我彻丽,我发现我的心都是满的,满满的,满得仿佛能漾出什么东西来,可究竟是什么东西呢,我不太清楚。
抱D坐在门口,让我看了很多的人也见过很多的事。有人为了小事站在路口争执,有人丢失了东西艰难的寻找,还有情侣在街头相拥而吻。
更多的人只是路过。而我只是在观望。
D越来越可爱了,它可以自己在地上摇摇晃晃的走了。停下脚步看D的都是一些小孩子,他们经过D的身边,惊奇的大叫:呀!小狗!然后蹲下来,好奇的睁大眼睛,伸手去拍D的头,嘴角不自觉的向上翘,向上翘。于是,我想小孩子都是最善良又充满爱心的。
能够驻足看D的大人很少,偶尔会有个穿仔裤的女孩子走过来,友好的微笑,摸D的小爪子。这些人的身体虽然长大了,可是灵魂还是和小孩子一样洁白。
我和阿文说这些话的时候,阿文笑着眯起了眼睛,他说:彻丽,你的灵魂是洁白的。
阿文说我的灵魂是洁白的,真的是这样吗?如果真的是,我就应该告诉阿文关于鹏鹏的事。可是我一直没有说。
 鹏鹏是旁边开杂货店的,他经常给我拿新鲜的水果吃。我喜欢他,是因为D喜欢他。
其实我敢肯定D也不知道它自己到底喜欢鹏鹏什么。鹏鹏长长的头发,高高的个子拖拉着一条又瘦又长的黑色牛仔裤。那条仔裤被他磨的泛白起了毛边。鹏鹏几乎不说什么话,他看看蹲在我脚边的D,丢下食物,就转身跑掉。通常D会望着他的背影伤心的叫2声,却不跟着他跑掉——D最喜欢的人是我。尽管人类和动物不能用语言来沟通,动物却永远知道谁是那个对它全心爱护的人。
我选择相信D的选择。于是,我不自觉的在偷偷对着鹏鹏好。我用阿文家院子里的兰草编小花篮,小房子送给鹏鹏。有时候鹏鹏两三天都不出现,我就一天编一个放在我脚边D的小凉席上。他若来了就什么都不说的把礼物带走,在原来的位置上放回一支彩色的铅笔。
等我送给他37件礼物的时候,鹏鹏终于和我说话了,他说:你要开始画画了吗?我愣了一下,他放下一摞白纸就跑掉了。
我这才发现鹏鹏送给我了36种颜色的彩色铅笔。有了纸我就安心的画画。我画D,画我脑子里面的彩色的梦。我开始不再每天晚上被失忆的问题困饶。我明白其实鹏鹏是想告诉我,失忆并非是一件坏事情。

 

 

我央求鹏鹏带我去田野里写生,于是鹏鹏就真的带我去了。一望无际的绿色混杂着不知名的野花。风抚过脸庞都是甜的。我又笑又叫又跳,D在我身边撒欢。我想我的脸红了,因为我看见鹏鹏的眼神不对了,他低头吻了我。
这个秘密我只和D说了,我就是不敢告诉阿文。我怕他那温柔的声音会变的严厉,我怕他会不再给我做糖醋鱼,我怕他不再喜欢我了。
天气越来越热了,转眼雨季就要到了。

 忽然有一天阿文一脸严肃的和我说:彻丽,我有话要和你讲。
我就乖乖的找了张凳子坐下,晃荡着长腿说:好啊好啊,你讲你讲。
阿文顿了一下说:我必须要告诉你了,其实我们以前就是认识的。你以前是我的女朋友,叫彻丽,你以前最爱画画。你为了去救一条叫D的狗而出了车祸。我本来想等你自己恢复记忆的,可谁知道你总是不好。我怕你再被隔壁的鹏鹏抢了去。
阿文在叨叨咕咕的说着,我却完全的听不到了。
我想阿文是不会骗我的,他从来没有骗过我的。
原来我以前就和阿文还有鹏鹏是认识的。我以前养的狗也叫做D。原来我是会画画的。我到底是谁?我在做什么?

 

 我做了一整晚的噩梦。从被窝里趴起来的时候发现外面正掉着雨点,天空也是会哭的。阿文早就去上班了,我的肚子咕咕的叫唤。我轻声的呼唤着我的狗狗:D,D,D,D。
D没回应我,我找遍了整个屋子,D呢?D不见了。会不会是跑到外面去了,会不会是跑丢了?
我冲出屋子,院子里的马兰花开了,兀自发出清香,恍惚间觉得这样的情节好象经历过。来不及细想,我就看见一辆卡车带着尘土向我飞驰而来。

 

 

 我住在一个大院里,门口有一条明晃晃的马路。把我从车祸里救出来的男孩叫阿文,他管我叫彻丽,家里有条狗叫做D,D好象和隔壁那个瘦瘦的男孩子很要好。
我,失忆了。
其实有的时候失忆也并不是一件坏事。

Advertisements

3 responses

  1. zhou

    现代爱情版”老和尚和小和尚的故事“,哈哈,有些事情有些人总是这样的命中注定……

    四月 29, 2006 @ 11:24 下午

  2. 推荐你看<<性.谎言.录象带>>

    四月 30, 2006 @ 10:23 下午

  3. 无刺的蔷薇是没有的,没有蔷薇的刺却很多

    忘记了,是为了新的开始呢。。。。。
     
    只是不由自主地还是会重蹈覆辙吧。。
     
     

    五月 1, 2006 @ 3:50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