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她是机器人MISS NO.9

 我是他的MISS NO.9

他会在半夜时分酒醉回家,带着一身来路不明的香水味道。然后看着一盆清水不停地掉眼泪。
那眼泪流呀流呀,流进我的心里,我的身体。
那天夜里,我象往常一样把他从洗手间里抱出来,我听见自己的手腕,肩膀和膝盖吱吱嘎嘎的响,我开始生锈了。

八点半准时叫他起床,还不忘送上一杯香浓的咖啡。
早餐:培根,鸡蛋。
外加一片烤熟的土司抹上厚厚的草莓果酱,那是他最爱的味道。

我微笑地看着他去冲凉的背影,继续准备他的衬衣领带西装文件夹,然后把昨夜剩余的眼泪默默流进心里。

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我还是桌子上的一颗小螺丝钉。他走进爸爸的店铺,用手指轻轻捏起我,凑到眼前凝视着我。
我瞬间脸红了起来,他那帅气的眉毛,黑白分明的眼睛,不由分说地编织了一张大网,把我套在中央。
“师傅,您确定这会是我想要的人么?”他皱眉道。
“放心吧,你女朋友的照片带来了没有?”爸爸从一大堆杂物中抬起头来。
“给您,不过您一定要做成她的样子啊。这已经是我跑的第九家店了。”他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又看回我。
“一个月后来吧。”爸爸又低下了头。

白天,爸爸忙着给我换不同的新零件。而夜里,四周都安静了,多希望我可以梦见他,哪怕就那么短短的一分钟也好。
可是,我无法入睡。

我偷偷跑到附近的游乐场里。灯熄了,孩子们散了。青草睡了,月光撒了一地。

我开始发现爸爸带我出门的时候,很多男孩会冲着我吹口哨,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后来我偷偷去照镜子,原来那里有个女孩眨着大大的黑眼睛,抿起红嫩的小嘴冲我笑。

再次见到他,我的心忍不住就要跳出胸膛,却发现他变了模样:他的胡子长了,衬衫脏了,眼睛红红的。看见我,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半晌,他的眼角流下一滴眼泪。
“师傅,太晚了,她已经走了。”

原来我只是他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叫我:亲爱的小奈奈。因为我是他的MISS NO.9。
奈奈,他叫,小奈奈,他又在叫。
我急急的从衣柜里走出来,给他一个拥抱。

酒醉之后他亲吻过我的嘴唇,炙热而急迫。
只一次。
那次,我因为心跳过速而停止运作,需要他把我抱回爸爸的店铺急救。

这件事,知道的人应该不多。游乐场的旋转木马们知道,星星月亮和青草们知道。
我会在他熟睡的夜晚跑到游乐场里,跟他们倾诉,就象我从前在爸爸的店铺里时一样。而他们会告诉我游乐场里度过的欢乐时光。

渐渐的我被那个世界所吸引,我不再讲述我和他的故事。我更喜欢听游乐场的故事:我知道小妞妞今天又跟妈妈来了,她拿着冰淇淋吵着闹着要坐木马小白;小BEN今天不乖了,为了再玩一次,居然哭着坐在地上,抓住爷爷的衣角不放;一对情侣来过,男孩跪下跟女孩子求婚,女孩尖叫着答应了他。

我在这些故事里笑啊笑啊,忽然发现眼角凉凉的,原来我流下了第一滴眼泪。

我把那滴泪轻轻放在手心里,敲开爸爸的店铺,告诉他,我要去游乐场做一只木马。爸爸看着我心的那滴泪,摸摸我的头发,叹息着:“孩子,你不应该有眼泪的。”

我没有跟他说再见。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变成游乐场里那只最乖巧的木马。

铃声响起,孩子们发出欢快的叫喊,我的身体上下起伏。
这样的日子好像在天堂,有音乐,有阳光,有欢笑。

散场的时候我听见一个小女孩问:
“妈妈,这匹木马身上怎么会有草莓果酱的味道?”
“是吗?也许那是她爱的味道。”妈妈回答。

木马想:也许那是她爱的人的味道。

她是机器人MISS NO.9。消失了,忘记了。

Advertisements

2 responses

  1. 慕絲

    真的写得好,喜欢

    十月 23, 2006 @ 1:02 上午

  2. Ida

    原来那个人是你马甲

    十月 27, 2006 @ 3:25 下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