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幸福

星期五下午,吃完火锅急急的跑去给WILL和CLAIRE上中文课。
两个小家伙和我混的熟了,开始要叫着轮流坐在我腿上,笑着在我怀里打滚。
WILL才两岁,是弟弟。他的小脸蛋圆圆的,奶声奶气的重复我讲的中文单词,显得特别可爱。
有时候他忘记了,就过来跟我咬耳朵,小手拢起来,软乎乎的一团放在我耳朵边上,有热气喷过来。
你仔细听的时候,发现他什么也没在讲。
然后他就跑开了,神气的说:I GIVE U A CLUE。仿佛猜不到是我错。
姐姐CLAIRE四岁,聪明又甜美,会弹琴会跳芭蕾,喜欢我教她数数的时候捏她的手指头尖儿。
每次我要走的时候,她就会伤心的看着我,说:你上次不是说要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吃饭么?
我说:下次吧,这次不行哦。
然后两个小人儿一人过来亲一下,就争着跑着去给我按电梯的开关了。
这原本是一份很突然的工作,现在居然成为我快乐的动力,每次去都会带些糖啊之类的小东西给他们,从心里面喜欢他们。
给他们带的有中国字的TATTOO:一个纸片,放些水在上面,等水湿透了,字就能粘在皮肤上。于是他们就会说水这个字了。
他们象小天使,不会很吵闹很固执很顽皮,他们乖巧又聪明,于是极其羡慕那对夫妇有如此可爱的一双儿女。
偷偷打算把他们抢过来,占为己有。
回了家,跟妈妈讲了会WILL和CLAIRE,坐在沙发上陪姥姥看电视。
姥姥穿着妈妈新给买的一件嫩绿色的短袖毛衣,茸茸的,很温暖。
我挽着姥姥胖嘟嘟的胳膊,看一部老片子,看着看着我觉得累极了,眼睛闭上了做起了梦。
后来睡着睡着听见姥姥开始打呼噜,我们靠在一起,于是睡的更安心了。在梦里流起了口水。
小时候,每次我生病都会躺在姥姥的怀里,出身大汗,睡上一觉就好了。
现在姥姥和姥爷年纪大了,很多事情已经需要我来照顾他们。
没想到,这个星期五的晚上,很偶然的感觉自己回到了小时候,很安全,很幸福,很温暖。
 
 
 
Advertisements

5 responses

  1. andrea_颜色色

    so happy. u know where I am and what i am doing. i am in singapore airport waiting 24h for next flight. The tough time and 150 sin is the penalty for my missing the flight boarding time.

    十一月 20, 2006 @ 3:01 上午

  2. 小水妖妖

    电脑坏了。。。整整3个月没上MSN。。。今天能来马上来看姐姐的SPACE。。。想死LULU姐拉。。。亲亲亲。。。姐姐版面有好多文字啊 。。。晚上再一篇一篇仔细看好了。。。亲~~

    十一月 21, 2006 @ 5:12 上午

  3. zheng

    你不会告诉他一个错别字吧

    十一月 22, 2006 @ 2:51 上午

  4. lantao

    猪头,我来了! 你这篇文字我很喜欢。正在看「莲花」伤感的一塌胡涂;;

    十一月 23, 2006 @ 7:28 下午

  5. 易衡

    看了你的文字一直在哭,亲爱的,为什么没有人爱我呢?
    我也一直渴望安全,温暖,幸福,可是梦里都没有过……

    十一月 28, 2006 @ 7:22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