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三个人,一座城——旧字,给DING&SUZY

我是紫,24岁,曾经做过自由撰稿人,现在灵感干涸,人在纽约。我的皮肤苍白,头发很长,每天必须要抽很多的烟,回到家之后的第一件事情是洗澡。其实异乡的生活远没有想象中快乐,我换过无数份的工作:家教,秘书,餐馆里接电话,化妆品柜台的售货小姐。深夜会被肿胀的双脚疼醒,在午夜里把自己沉浸在一缸热水里想起无数阴暗晦涩的华丽词藻,天一亮就把昨夜的纷繁复杂统统忘光,转身投入工作犹如一场杀戮。奋不顾身。

就在我想象力日益匮乏的时候我遇见了苏姬。

那时候我在一家日本人开的café里面做服务生,一个小时5美元还要对每个人用日语说:阿里嘎豆古代一马斯。非常大声的那种,完全没有丝毫的心虚。苏姬来见工的那天纽约的天气非常冷,明明是10月份就有不少人把羽绒服给穿戴整齐了。她却穿的异常单薄,一双靴子一条窄裙,整个人似乎是飘着的从门口晃进来。她买了一杯咖啡坐下一边等老板下来。我当时穿白色的制服,系条黄色长围裙,戴只肥白的厨师帽,见她坐定就靠在墙角仔细的端详她,她的皮肤苍白到透明,黑亮的头发编成2条辫子,穿了鼻环,唇环,一双眼睛却是令人讶异的碧蓝色,嘴唇上没有涂任何颜色。

不化妆的女人分两种,一种是觉得自己已经很丑化了妆会更难看,另外一种属于对自己非常有自信,化与不化都不会妨碍自己的美丽心情。

我觉得苏姬一定是第2种,一个美丽的,有故事的女人。

越看越喜欢,觉得苏姬就应该是我笔下的女人。

其实苏姬的真正名字叫suzy,是混血儿。生在北京,14岁之后一直生活在德国。结婚,离婚,有一个10岁的女儿。苏姬从来不避讳谈自己的年纪和女儿,仿佛岁月是上天带给她的礼物,像是一瓶红酒越沉越香越魅惑吸引。

一起抽烟。白色的淡漠烟雾里,忽然发现对方抽烟时都喜欢皱起眉头,然后不自觉地再大吸一口。我们相视而笑,苏姬伸出手亲昵地掐掐我的脸颊。心情好的时候她还会教我抽franch
curl。

忘记了有多久不曾抬头看天空。

收工回家的傍晚,一个人在附近的公园里面抽烟。旁边一对情侣旁若无人的享受亲吻的甜蜜与缠绵。

亲吻永远都是温暖的,可以预测和能掌握的。我微笑的看着他们,很幸福的观望。

一群鸽子在我脚旁边抢食一块面包皮,翅膀拍打发出响声。

我站起身来,掏出一根烟点着,往家里走去。

原来天空上一片云都没有。

却蔚蓝的让人敬畏。

丁是店长,也是店里仅剩的另外一个中国人。他17岁到日本留学,讲一口流利的日语。丁和我一样来自一个寒冷而逼仄的北方城市。多年没有回去。流浪的日子让他看起来落拓而特别。他对我和苏姬十分照顾,尤其是对我的笨手笨脚和直脾气忍耐有加

我和苏姬经常会一边聊天一边工作,话题海阔天空不着边际。最喜欢听苏姬讲在欧洲的生活,某一个夏日的午后在一个同性恋的咖啡馆里喝一杯浓香的卡布奇诺,边晒太阳边揣摩一个温暖的眼神,耳边反复回响着一曲不知名的探戈,那是一份喝惯了星巴克的纽约人所不能理解的悠闲。

丁时常在这个时候不发一言,却偶尔被我发现他会心的微笑。

休息的时候三个人会跑出去一起吃饭喝酒,丁带我们吃地道的日本拉面,苏姬知道那里有美味又价格公道的波兰菜和德国餐,我则推荐给他们我最爱吃的川菜。

酒醉的时候我会有种错觉:丁不过是一个会讲中国话的日本人,苏姬是一个讲着北京话的德国人。可是重要的是某种机遇或者是什么注定的缘分让我们同时停留在异乡的这个角落,彼此温暖。

苏姬的男朋友是工程师,一个波兰人,比苏姬小大约7岁,高高帅帅,对她呵护备至,他注视苏姬的时候眼神都会变得特别的温柔。我和丁经常拿他们来开玩笑,其实是暗地里羡慕他们的幸福。

丁从来不提他的感情,模糊的知道他有一个喜欢的女孩,但似乎那个女孩已经有男朋友。他不想说起,我和苏姬也没有追问过,爱情是一座空城,城门的钥匙在自己的心里面。

我知道每个人都有心底最阴暗最难以启齿的那个侧面。

每个人。

包括我。

一直在寻找一个能让我神晕目眩的吻,一段不同以往的流浪。可是找着找着已经不知不觉耗费掉了我所有的能量和热情。

于是每天对着我最亲爱的电脑和最熟悉的键盘却无言以对。

大脑里一片空白。忘记了当初坚持的梦想。

盲目。

生活和时间划起了等号。

于是在这座奢华的城市里感觉更加的冷漠和苍白。

 

这就是整个10月,我的生活。

Advertisements

13 responses

  1. Fan

    喜欢你写的东西~
     
    对了上次说到帮我PS,你就拿我相册的照片弄吧,弄好了发我邮箱里就成,我不会弄这些,也没那个耐心,谢谢了啊亲爱的  

    七月 29, 2007 @ 10:15 上午

  2. kaida

    这就是国外的生活啊,累。 

    七月 29, 2007 @ 10:35 上午

  3. Bibi

    久违了,那段日子…还记得少了你,生活暗一下子淡了许多… 值得怀念的还会有,譬如酒后的疯狂,舞后的眷恋,寒风下telephone boxl的温馨和KRAOKE里的尴尬等等等等… 喜欢你的文章,微笑是读你时候的自然表情。

    七月 29, 2007 @ 12:34 下午

  4. ﹏. ★ ″

     
     你这女人
     到底还是在写爱情
     怕了看妳的字了
     末日般灰颓
     想你
     有空电话我个

    七月 29, 2007 @ 6:09 下午

  5. KALIS

    姐姐会找到的。。。。。 ^_^ 

    七月 29, 2007 @ 10:03 下午

  6. .

     这篇看着很有感觉….少抽烟…

    七月 29, 2007 @ 10:45 下午

  7. xuan

    喜欢这个真实的故事, 意犹未尽。 

    七月 29, 2007 @ 11:53 下午

  8. nancy

    身处异乡之后才知道自己的心在哪里,可是原来的路已经回不去。
    白天是一种折磨,需要精心策划才能全神贯注,晚上是一场华丽的倾诉,异常亢奋的精疲力竭之后,眼泪和微笑共存。
    我的生物钟跟着太平洋的另一端,我的心留在海对面的某一条街,我每天穿梭在这里的摩天大厦之间,欠生活最后一场厮杀。
    丈打完了就回家。
    一生并不像我们想象得那么长,何必为难自己。
     
    亲爱的,好好的你。
     
     

    七月 30, 2007 @ 12:42 上午

  9. Amy

    哎!!!!!! 

    七月 30, 2007 @ 9:23 下午

  10. Derek

    头一回看到lulu写小说,所以一定要留言一下
    呵呵 

    七月 30, 2007 @ 11:28 下午

  11. fei

    累 

    八月 2, 2007 @ 12:01 下午

  12. Derek

    又看了一遍,自传体?呵呵

    八月 5, 2007 @ 6:46 上午

  13. kasumi

    lulu,,你的文字真的很舒服,, 东京最近热的不象话,,持续高温,,
    一个人的夏假,,本来可以很惬意,,结果被这个炎热的夏天打击得气力全失,,连勇气都没有了,,
    奇怪的是,,如此炎热,,食欲确实异常地好,,
    每天傍晚回家的路上,,我都在31冰淇淋店门口犹豫,,最后吃着冰淇淋发着毒誓回家,,唉,,日日如此,,
    胖不死我。。。。。。
     
     
    想念你,,

    八月 8, 2007 @ 1:36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