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一些

     
 
 
2008年曾做过一些很重要的人生计划,全部落空。计划不如变化。开始明白,现在我能做的只是好好爱自己。
 
我把一头长发剪到只剩下一英寸,大家都在叹息,我却没有丝毫的不舍:它们只是头发,以后还会长出来。而镜子里的那个女孩依然有倔强的微笑,心碎没有痕迹。那个时候的我如同一只悄然蜕化的蝉,裹在自己透明的壳子里淡然的看周遭的世界,心也慢慢变得淡泊。
 
最常出没的地方是学校的画室,一画就是整整一天,画到精疲力竭,抬眼看窗外,发现天已经黑了。
 
有些事情年轻的时候没有尝试过,以后想起来也总会心有不甘。没有埋怨过谁,也不恨谁,那些起起落落都结束在2008年里。
 
之后开始遇见不同的人。男人,女人,快乐的,不快乐的,还有假装自己快乐的。有时候也会想那个人他过得好不好,转瞬也就释然了。
 
因为,他比我坚强。
 
 
 
 
周末的夜晚,他在台上唱一首不知名的歌,霓虹灯光是他那件绚丽的外套,让他看起来熠熠发亮。
 
我远远的望过去,身体半倾在吧台上,没有表情。
 
也许是灯光太过耀眼,我习惯性的半眯缝着双眼。
 
他转过身来,挥手微笑,忽然笑容僵在我的方向,又被他小心翼翼的掩饰掉,不得半秒便打扫的一干二净,不露痕迹。
 
心里不由得一声叹息。
 
和朋友喝掉整整一打啤酒,拒绝陪伴,独自晃去洗手间。
 
一个人在水池洗手,夜晚时分,性别模糊,这个地方居然连卫生间也不会特意分开。我不自觉的咳了一声,那个人转过头来露出一个好看的微笑,他说:我是Jay。是他,我也微笑,却窘迫的说不出话来。
 
我开始和Jay进行着不紧不慢的约会,每周的星期五下午他来学校接我下课,然后一起看一场电影,更多的时候我们聊天,在不同的地方,博物馆,咖啡店,茶馆,还有他家的湖蓝色沙发上。Jay是雕塑家,唱歌不过是用来赚外快的。他给我看他的作品,推荐给我他热爱的雕塑家,带我去看达利的油画展,还告诉我他脑子里面那些疯狂的想法。
 
比如他要去买一张木头桌子,然后再上面雕刻两个一边吃饭一边吵架的情侣,他们扭曲在一起,食物也都飞在半空中,他们那样的彼此憎恨,又彼此相爱。我说好啊好啊,做出来我要看。再后来,打他的电话总是不通,人也找不到。过几天他又会突然出现,他说我生病了,对不起。看着他的蓝色眼睛,我心里的气一下就消了,我亲吻他光滑的额头,疼爱的说:没关系,不过下次生病要记得告诉我,我去照顾你。
 
然后Jay消失了,我被留在原地。
 
他们说,发现Jay的时候,他浑身都是青绿色的。
 
我哭了,因为我还清楚得记得他眼睛里闪烁的光芒。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让我很快乐很快乐的人却是对自己最不负责的那一个。
 
 
 
他小心翼翼地用筷子沾着杯子里的清水,在木质的吧台上一笔一画地写下他的名字。我们坐的很近,近到我可以看清楚他鼻尖上细小的汗珠。他说,我名字里的第一个字是Family的意思。怕我没看懂,又用英语混杂着粤语重复了一边。
 
我笑,用普通话说,是家。
 
他也笑,释然的说,第二个字,是Bright的意思。这次,在他解释给我听之前,我抢先说:明。
 
他终于放松地笑了,是了,我的名字叫家明。
 
日本面店的灯光昏黄而温暖,我们挤坐在窄小的吧台旁边的高脚木凳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吧台里便是厨房,我们看着师傅把新鲜的虾子裹了面粉丢下锅,新炸好的天妇罗还滋滋的发出响声。面好了,端上来的时候散发着热气腾腾的诱人香味。他仔细的为我掰开一双卫生筷,默默的递给我。拿起他的筷子,低头准备要吃,可是那面的热气很快的迷蒙了他的眼镜片。他无奈的笑,把眼镜摘下来擦拭,我不可抑制的大笑起来。
 
原来,他叫家明。
 
油画课,老师给我们听很多很多不同种类的音乐,我看见各种颜色的阳光:有的好像是精灵,顽皮的穿梭于春天的嫩绿色叶片之间;还有在那天顶的寺庙里,在那诵经声中悄然变成金红色的阳光。闭上眼睛,我以为我离快乐很近。
 
可是,后来的那支曲子,让我不小心看见爱情,华丽又婉转的爱情,那个女孩子跳着舞,脚尖着地不停旋转,然后我听见脆裂的声音看见死亡。纽约一天比一天冷了起来,我右手背上的一小块皮肤隐隐的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身体对阴冷潮湿的天气变得敏感,那种疼痛是不间断的,好像在时刻提醒我,爱情的存在。
 
 
开学才两个星期已经被无数的deadline逼到神经衰弱。每天背着一只最少20重的大包穿越曼哈顿。觉得体力透支的时候,就连周围的行人都会投来同情的眼光。其实,根本没有人在乎,一切都是自我安慰。怀疑自己的初衷,为什么要多拿这一个学期的课。如果没有,现在的我会是在哪里?
 
心里悄声的问,是不是那些不快乐的事情根本与他人无关,而是我自己心里的固执在作祟?
 
好朋友去了迪拜,带着她的梦想。她走的时候我没有去机场送她。我对所有的人说,就当她去出差或者去旅行,某天我们一定还会再见,无比坚定。
 
可是为什么,最好的朋友都不在身边,想要留的人也都留不住。
 
可不可以让我去一个没有电话,没有互联网又四季如春的地方,连窗外的那片明媚的海都会轻轻地呼吸。
 
我想知道,这一次如果我先走,结果会不会不同。
  
 
 
   
Advertisements

5 responses

  1. Lu

    亲爱的,我突然想起一首歌里唱到,最爱的人常不在身旁,对于我们好朋友也依然如此。年轻的时候总有很多想做的事,想去的地方,相爱的人,有的实现了,又写却落空。好好爱自己,好好生活,依然相信爱,你会幸福的:)想你~~

    二月 6, 2009 @ 12:50 上午

  2. KUANG

    比起對生活麻木 失去感性的人你是幸福的 因為看見過生活的火花以後的日子還長遠著呢 說不準夢想就在下一個轉角實現我現在只想這見鬼的冰天雪地快點兒過去說…

    二月 6, 2009 @ 1:00 上午

  3. Michelle

    每次看着感情走掉,留下的只是对自己说,我不后悔;每次看着好友说再会,但双方都不知是什么时候,留给自己的是,我又在那个某某地方多了个不需天天在一起,多年以后也好的不行的好友!每次独处的时候,老天爷又任由我们这些感性的女生们去体会那些苦涩,回忆那些甜蜜,假设如果时间倒转…enjoy your moment, girl 🙂

    二月 6, 2009 @ 12:47 下午

  4. Cathy

    如果中间那一段是真的,我很impressed。

    二月 6, 2009 @ 10:56 下午

  5. 青瀛

    想起老婆给我看的年少时写的文,不同人称,不同角度,清晰的片段。。。老婆,你不会孤单,我会一直爱你的—3—PS:我这几天真的也想剪短发,可惜脸太大,抑郁

    二月 9, 2009 @ 3:55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