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一个理想主义者和一个悲观主义者的爱情故事

一天早上,理想主义者被满屋明亮的阳光晒醒。他睁开蒙胧的双眼,望着阳光下无数在空气里跳舞的小灰尘发呆。他匆匆走到电脑前面,买下了去她城市的往返机票。这期间他的女朋友打电话过来,问他新房家具的问题,他含糊的应对着,说一切由她决定,说自己很忙,随即草草挂了电话。呆呆的看着屏幕上那张电子收据傻笑,然后他站起来去把忘记拉的窗帘拉好,重新回到床上,继续蒙头大睡。

该是跟他的大床好好谈场恋爱的时候了,昨晚的睡眠全被新的设计工作给耽搁了,现在他需要大量的睡眠。


在异乡的那些日子里他都不忘带上自己的枕头,那枕头会夹有熟悉的味道和一种莫名的安全感。这个习惯经常被他的女朋友小蕾当做笑话来讥讽他。他和小蕾在那个陌生的城市里相识,两个人可以肌肤相亲,住在一张床上,同一个屋檐下,可是却无法坦白彼此的灵魂。


可她却不同,虽然她是那么的遥远,隔着电话或者网络,却对他内心的每种悸动了如指掌。

他经常会梦见他向她诉说的那次,他们坐在高高的窗台上,夜风吹来月光
和清凉,窗帘温柔的舞动。她没有笑,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的望着他,轻轻的摸着他的头发,把他拉向她心口最柔软的位置。那一刻,他听着她的心跳感觉到更
多更强大的安全感,无比的诗意。虽然那只是一个梦而已。

 是啊,即使在睡梦中他也始终没有忘记他的身份:他是诗人,他是画家,他是理想主义者。

下了飞机,他的双脚刚一踏到平实的大地,身体就忽然充满了活力,飞机上的阴翳情绪顿时一扫而光。北美的阳光对他有种莫名其妙的吸引力,眼睛有些湿润。他耐心且微笑地等着入关。他喜欢看身边的人:那些漂亮的男孩和女孩,青春的面孔肆无忌惮;那些年老的人,他们的手他们的脸和他们的身体都承载了时光和变迁,他们互相搀扶懂得珍惜。


而他想做那个能够承载时光也始终肆无忌惮的人。

小的时候他问爸爸,天上那些永远不知疲惫的鸟是什么鸟?爸爸望着远方的天空回答他说:那些鸟是青鸟,它们都是带着愿望而飞翔的鸟,幸福的青鸟。
小时候的他还不明白这些话的含义,他只知道有一天爸爸带着他的相机离开了家,去了很热很远的非洲,从此再没消息。可他觉得爸爸一定是幸福的,就象那些青鸟一样。
他还记得他小时候最喜欢骑在爸爸的肩膀上,边吃冰棍边听爸爸讲他去过的那些地方,山山水水,人情风俗。听的入神忘记手里的冰棍,然后听见爸爸哎呀一声说那冰化了,冰水掉进他的衣领里,于是两父子笑成一团。
而妈妈,他记得每次爸爸出行前她满目的悲凉和泪水。妈妈在他记忆里是温柔的,慈祥的,充满母爱的,就象所有小说和诗歌里描写的母亲一样。
后来妈妈把他交给了奶奶就消失不见了。
他是理想主义者,从此妈妈变成了心底的那滩清水,而爸爸变成了他心底最坚强的那部分。这样就不会让自己太感伤而过分矫情。

好几次,他都有冲动想对她讲出喜欢那两个字。他想她是一直知道的,她是那么聪慧的女子,欲拒还迎的尺度都拿捏的恰到好处,甚至连他也渐渐沉醉在那份暧昧的诱惑里而不能自拔。所以他一直没说,而终于错过了机会。

 
当他游荡在这个城市里的时候,他忽然发现原来城市也会带来某种气息,某种被设定好的特殊的氛围,而这一切都跟她有关。他曾经幻想拉过她的手,手指纠缠,手心相对。忽然间,他就这样怔在喧闹的城市阳光里,对着想像中的她脸红了起来,手足无措。

 睡醒了之后,他打电话给她:“喂,我订了明天去纽约的机票。我想去你住的城市,呼吸和你一样的空气。

她沉默着,沉默得让人心痛。

他问:“你要不要见我一面?”

终于,她的声音飘了过来,却是那样的遥远而不可及,她说:“
还是不要见了,我们从一开始就已经错过。”

他记得她说过她自己是一个悲观主义者,她相信爱情却不相信永远;她相信美好,却不相信明天;她不相信的永远比相信的要多,所以慢慢的她放弃希望放弃梦想放弃可以快乐的理由,因为那些都是昙花一现,终将消失。

 

只是这次,他没有想到,自己是被放弃的那一个。

 

他拿出她之前给他的那张地图,努力辨认自己的位置,然后选择了最近的地铁站钻了进去。热浪迎面而来的那一刻他终于明白她每天搭地铁回家时的感觉:肮脏拥挤的地下铁里充斥着各色各样的面孔却一律带上了冷漠的面具,破旧不堪的通道上有碎瓷砖拼贴的图案,五彩斑斓却无人喝彩。
嘴巴里喊着寂寞的人往往是不够寂寞的,真正寂寞的是那些不说自己寂寞的人。而她所在的这座城市,一定住满了世界上最寂寞的人。他们白天面目模糊,性别混淆。
晚上就酒精作祟,在城市边缘寻找猎物。他记得她说,她不喜欢这座城市的夜晚,喧闹的过于不真实。红男绿女的嬉笑,酒吧的音乐通宵不停,除了星期一的晚上略
为平静,其他任何的一个日子都可以变成狂欢的节日。


可他依旧欢喜的在午夜时分在她家附近散步。她说过她家门口有一家星巴克,每天早餐时分,白领喜欢站长了队只为买一杯咖啡。而她是不喝咖啡的,所以不屑。还记
得她说喜欢隔壁街的图书馆,古老的铜质大门,他靠过去,把自己的手搭在那坏掉半边把手的大门上,想象她是否也在某个午后,这样的推门而入呢。

他用胸膛抵着床的柔软,一夜无眠。原本是来还一个心愿,却被这座城市把他的思念变的更加具体,到处都有她的气味她的踪迹,唾手可得。他记得她问过他如果见面他们会做些什么。他说:我想抱着你,仔细的亲吻你的指间你的眉毛和你的眼睛。

 可是,现在她到底在哪里呢?那次通话之后,她的电话号码就变成了一个空号,再也拨不通。
她消失的无影无踪。

 午夜接到女友的电话,抱怨搬家公司搞砸了好多事情,说家具的颜色不满意,又给单位领导骂了。女朋友拖着哭腔说:你在哪呀,婚礼的日期快到了,我现在就想看见你。他无奈的叹气,安慰她:宝贝,别哭了,我这就去改机票。

 

其实如果见面,他想他们可以像朋友一样谈谈对以后的打算,谈谈事业,也许还可以谈谈那个即将来临的婚礼。女朋友跟了他那么久,该是时候给她一个名分。

这样也许残忍,可是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理想被摧毁更残忍的事。

起码,他还剩下诚实。

其实他真正想说的还有一件事,他一直没说,现在说了已经没有意义。可是如果见面他还是想亲口对说她那三个字:喜欢你。

 

就好像所有理想主义者一样,他在心动的时候画了一个空心的圆,总以为是有迹可寻,最终却还是不得不回到了原点。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1. Xi

    "无法坦白彼此的灵魂"这句话,好深刻·········亲爱的,我们一起写小说吧~

    九月 7, 2010 @ 10:24 下午

  2. Michelle

    她根本不喜欢他

    九月 8, 2010 @ 12:22 上午

  3. Sophia

    宝儿,我怎么读完之后感觉女主人公好像是你呢?! 哈哈

    九月 9, 2010 @ 10:20 上午

  4. XIAOYUN

    好狠心的悲观主义者啊,就是喜欢不圆满的故事嘛~

    九月 10, 2010 @ 3:33 下午

  5. 咖啡

    彼此的欺骗,自欺欺人啊!这样的缘分一旦错过便无法终身拥有。所谓的悲观主义者,绝对是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欺骗,等哪天撕碎了那张虚伪的外表后,也许才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颠倒又如此的真实。既然无法承受后果,为何要走开始的哪步棋?作者在写这个文章的时候仍然充满的悲观主义,但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里面的男主角未必是痛入心扉的,因为他毕竟在远方还有一个牵挂的人,他可以退而求其次,而女主角,注定悲惨,因为她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自己想什么,自己的前途在那里。我不希望里面的女主角是lulu,因为我相信lulu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不会再次被这样的悲观主义而拖累。如果有明天,我希望明天是光明的。如果有信仰,我希望信仰在阳光下成长。不论怎么样,我希望写这个文章的女主角不要把自己再次逼入爱情的死角,也不要再次用颓废悲伤的眼光看任何事情。因为颓废与悲伤,总会与颓废与悲伤的人黏稠在一起,无法摆脱!

    九月 12, 2010 @ 12:47 上午

  6. 咖啡

    彼此的欺骗,自欺欺人啊!这样的缘分一旦错过便无法终身拥有。所谓的悲观主义者,绝对是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欺骗,等哪天撕碎了那张虚伪的外表后,也许才发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颠倒又如此的真实。既然无法承受后果,为何要走开始的哪步棋?作者在写这个文章的时候仍然充满的悲观主义,但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里面的男主角未必是痛入心扉的,因为他毕竟在远方还有一个牵挂的人,他可以退而求其次,而女主角,注定悲惨,因为她不知道自己需要什么,自己想什么,自己的前途在那里。我不希望里面的女主角是lulu,因为我相信lulu是一个很坚强的人,不会再次被这样的悲观主义而拖累。如果有明天,我希望明天是光明的。如果有信仰,我希望信仰在阳光下成长。不论怎么样,我希望写这个文章的女主角不要把自己再次逼入爱情的死角,也不要再次用颓废悲伤的眼光看任何事情。因为颓废与悲伤,总会与颓废与悲伤的人黏稠在一起,无法摆脱!

    九月 12, 2010 @ 12:47 上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