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st another WordPress.com weblog

love Story

为了庆祝MSN SP换地址到WORDPRESS,我来发发电脑里攒的字吧:)

这本来是个游戏——我在MSN上找几个朋友每人写10个词给我,任何词。也许你听过中国有测字的说法:让你写一个字,从而占卜你想要知道的事情。我不懂那么多的玄机,却从这十个词里真实的感受到了朋友们的想法,或者说是他们现阶段的状态。

奇怪的是,几乎每个人都写下了LOVE这个词作为开头。

There must be a reason why everybody wants it so much.

Love

What is love?

Story 1: love, sex, famous, freedom, stripper, anal, music, art, tits, death

题记:E的这10个词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CLOSER那部电影。大概是Natalie Portman那段关于脱衣舞娘的戏:情色,欲望,自私而又抽离的灵魂。那些人无法活在没有爱的世界里,可是最爱的人不一定是躺在身边的那个。

终究,无尽的孤独是那样的可怕,却没有人能够逃得脱。

张爱玲说:“生命如同一件华美的袍,里面爬满了跳蚤。”如果当那件袍消失不见,生命就只剩下了无数的跳蚤,就好像当爱情注定要用孤独作底色,再多的形容词也显得苍白无力。

闹钟响了又响,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毫不客气的照亮了整个房间。我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

起床,洗脸,戴隐形眼镜。

最后刷牙。

刷完牙我把牙刷放回杯子,她那支紫色的牙刷迅速和我的牙刷靠拢在一起:我的那支牙刷的刷头是湿的,她的那支却干得那么明显,还残留着一些白色牙膏的痕迹,仿佛随时可以裂开来。

不记得今天是第几天她没有回来了。

我把门打开了一条缝,边吃吐司边喝茶,读着报纸仔细听走廊里是否有高跟鞋的声音响起。一直没有任何声音,清晨安静的让人窒息。

这个女孩是我在一个脱衣舞俱乐部里遇见的,她告诉我她叫April,跳脱衣舞40美金,带她回家的话要多加一个0在后面。不知道是那晚的灯光太昏暗,还是我已经喝了太多不加冰的威士忌。我无法看清楚她的五官,只记得她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当她那柔软的身体靠近我的时候,我听见自己说:跟我回家吧。

我开始决定我不想再等待。

April的身体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柔软,她的皮肤很白很润,如同一匹上好的绸缎。我狠狠地近似粗暴地对她,有撕裂般的快感。她闭上了双眼,在我的身子底下不安地扭动着。快感加剧,我忍不住对准她的嘴唇吻了下去。

我没有开灯,却把音乐开得更大声,转头看沉睡的她,那冰冷的月光照在她浑圆的乳房上,居然泛着青色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April没有拒绝我的吻。

沉沉睡着的时候,恍惚中感觉April把她的手放在我的掌心里。我知道牵手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因为牵了手的手,到最后还是要放开。可这只是一个梦,我可以牵住她的手,不管她是谁。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没有拿我放在沙发上的400块钱。

周末,我又来到这家俱乐部,我想把钱还给她。当她再次用那种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我听见自己对她说:跟我回家。

她的身体一如我记忆中一样美好,一样充满了诱惑。当我对她说,你的身体在月光下会泛着青色的光芒时,她笑了,不可抑制的大笑,然后用她的嘴唇堵住了我的。

早晨醒来的时候,她还睡在我身边。她睁开眼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可不可以给我找一只新的牙刷。

于是,April开始搬过来跟我一起住,我把她的新牙刷和我的那支旧的牙刷并排放在一只水杯里。

我是一个作家,靠字数卖钱的那种。请不要问我,我都写些什么样的字,有时候我也无法面对另外一个自己,那个我不是太尖酸就是太俗气,一副恶俗的嘴脸。而现实里的我,只是一个寂寞的男人,偶尔会做三文鱼配白米饭给自己。我喜欢我的生活有规律,这样才能给我一种可靠的安全感。总觉得有一天我是会出名的,虽然现在还没有,并且我也不知道有一天具体会是哪一天,但是我想这样有规律有耐心地继续等待下去。

我每天把闹钟定在早上八点,起床之后洗脸,戴隐形眼镜,最后刷牙。我每天早上一定会看报纸,虽然那些新闻全部千篇一律:除了自杀就是他杀,不然就是战争或者是自然灾害。

看报纸的时候,我会记得把门打开等她回来。

我住在纽约上城,中央公园旁边。附近住着的是有钱人,老人,结婚了的人,生了孩子的人。每每出去都发现自己的格格不入,因为我总是一个人:孑然一身的走在去超市的路上,看电影院的路上和去出版社的路上。这一切都好像梦一样的不真实,以至于我怀疑我和她究竟有没有相遇过,那些床上的激情是否都出自我的想像。

April是一个很贴心的女孩子,她会在清晨回家的时候顺便把门口的那份报纸捎带给我,还会定期帮我清理冰箱里过期的食物。我写东西的时候她不会吵我,自己安静的在一旁用电脑上网。睡在一起的时候,她会用她的胳膊柔软的缠住我的,而我却会在她熟睡的时候把她轻轻的推到一旁,她会迅速的再粘过来,我会再把她推开。幸好她的工作很多,我只是在她休息在家的时候才要重复地做这个推来推去的动作。

我不喜欢一个人睡,可是我始终没办法理解为什么两个人要贴在一起入眠。就好像我需要April,可是我并不爱她。

如果你不爱一个人,就会生出许多厌烦。比如我不喜欢April 每天都会在工作的空档发短消息给我,我也不喜欢她看着我的眼神,那样的柔情似水,死心塌地。

于是一天晚上我终于跟她摊牌:你搬出去吧,我想重新过一个人的生活。April发疯般的哭,大声喊叫。我听不得她绝望的哭喊,拉开门要走,她用力拉住我不让我离开。我知道她是存心要折磨我,要我眼睁睁地看着她的痛苦。这女人的面孔由于痛苦和绝望而变得狰狞不堪入目,她开始摔东西,所有的东西。我强忍着看她把我喜欢的白色盘子摔碎,我心爱的吉他扔出窗口。我的头好似要裂开来一般:我找不到我的止疼药。

她又开始哭起来,世界末日般的,她愤恨地说:你为什么就是不肯爱我?

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能爱任何人。

这个问题让我烦躁不安,我不想再听她问我为什么,我用手使劲捂住她的口和鼻,她挣扎着,愤怒的双眼终于透露出惊恐的神色。

April渐渐安静了下来,她那柔软的身体在月光下泛着冷冷的淡青色。

我的世界恢复到了以往的平静,寂寞的让人忍不住心伤。

是的,我是如此的寂寞,如此的需要爱,却无法去爱任何人。

心里有一部分慢慢的死掉,我眼睁睁的看着它死去,却无能为力。

于是,我每天早上看报纸的时候都会记得把门打开等一个人的出现,那个人是谁其实我并不知道。可是我想当她的高跟鞋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我一定会认出她。

当生命只剩下跳蚤,我只能用等待来保持沉默。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